首页 > 百科 > 三峡

三峡

目录 ·三峡工程
·三峡的不足
·三峡的诗词
·《三峡》


简介
      长江三峡,中国10大风景名胜之一,中国40佳旅游景观之首。长江三峡西起重庆奉节的白帝城,东到湖北宜昌的南津关,是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三段峡谷的总称,是长江上最为奇秀壮丽的山水画廊,全长192公里,也就是常说的“大三峡”。除此之外还有大宁河的“小三峡”和马渡河的“小小三峡”。这里两岸高峰夹峙,港面狭窄曲折,港中滩礁棋布,水流汹涌湍急。“万山磅礴水泱漭,山环水抱争萦纡。时则岸山壁立如着斧,相间似欲两相扶。时则危崖屹立水中堵,港流阻塞路疑无。”郭沫若同志在《蜀道奇》一诗中,把峡区风光的雄奇秀逸,描绘得淋漓尽致。我国古代有一部名叫《水经注》的地理名著,是北魏时郦道元写的,书中有一段关于三峡的生动叙述:“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元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停午夜分,不见曦月……”。
三峡地跨两省。两岸崇山峻岭,悬崖绝壁,风光奇绝,两岸陡峭连绵的山峰,一般高出江面700-800米左右。江面最狭处有100米左右;随着规模巨大的三峡工程的兴建,这里更成了世界知名的旅游热线。
三峡旅游区优美景区众多,其中最著名的丰都鬼城,忠县石宝寨,云阳张飞庙,瞿塘峡,巫峡,西陵峡,宏伟的三峡工程,大宁河小三峡等。
游三峡有三条路线可选:1、从重庆顺江而下快节奏地观赏三峡的奇特风光;2、从上海、南京、武汉逆流而上游览长江沿途美景;3、从三峡的东口宜昌出发饱览神奇美丽的长江三峡风光。
      三峡,是万里长江一段山水壮丽的大峡谷,为中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它西起重庆市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湖北省宜昌市的南津关,由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组成,全长192公里,其中峡谷段90公里。它是长江风光的精华,神州山水中的瑰宝,古往今来,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长江三峡,无限风光。瞿塘峡的雄伟,巫峡的秀丽,西陵峡的险峻,还有三段峡谷中的大宁河、香溪、神农溪的神奇与古朴,使这驰名世界的山水画廊气象万千------这里的群峰,重岩 叠嶂,峭壁对峙,烟笼雾锁;这里的江水,汹涌奔腾,惊涛裂岸,百折不回;这里的奇石,嶙峋峥嵘,千姿百态,似人若物;这里的溶洞,奇形怪状,空旷深邃,神秘莫测……三峡的一山 一水,一景一物,无不如诗如画,并伴随着许多美丽的神话和动人的传说,令人心驰神往。
    长江三峡,地灵人杰。这里是中国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著名的大溪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闪耀着奇光异彩;这里,孕育了中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和千古才女昭君;青山碧水,曾留下李白、白居易、刘禹锡、范成大、欧阳修、苏轼、陆游等诗圣文豪的足迹,留下了许多千古传颂的诗章;大峡深谷,曾是三国古战场,是无数英雄豪杰驰骋用武之地;这里还有许多著名的名胜古迹,白帝城、黄陵庙、南津关……它们同这里的山水风光交相辉映,名扬四海。
    三峡是渝鄂两省市人民生活的地方,主要居住着汉族和土家族,他们都有许多独特的风俗和习惯。每年农历五月初五的龙舟赛,是楚乡人民为表达对屈原的崇敬而举行的一种祭祀活动。巴东的背娄世界、土家人的独特婚俗、还有那被称为鱼类之冠神态威武的国宝---中华鲟。

1982年,三峡以其举世闻名的秀丽风光和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名单。

三峡工程
      三峡水利枢纽是综合治理与开发长江的关键性工程。长江自奉节至宜昌近200 公里的江段,穿越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等三段大峡谷,长江三峡为该三段大峡谷的总称。位于西陵峡中段的湖北省宜昌市境内的三斗坪(距下游的葛洲坝水利枢纽38公里),江谷开阔,花岗岩岩基坚硬、完整,并可控制上游流域面积100 万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近5000亿立方米。经过数十年的艰辛勘测、 规 划、论证、审定后,举世瞩目的长江三峡工程特选址于该地—三斗坪。
        长江三峡工程竣工后,将发挥防洪、发电、航运、养殖、旅 游、保护生态、净化环境、开发性移民、南水北 调、供水灌溉等 十大效益,是世界上任何巨型电站都无法比拟的!

三峡的不足
       三峡水坝,听说今天重新表决可能不会通过,当初为什么?一阵冲动就通过了?因为我们回想起来有这么几点。长江水坝人工截流一旦正式起动以后,你记得长江的中下游有5个大湖吗?洞庭湖、太湖、鄱阳湖、巢湖及洪泽湖,这五大湖的水量统统都可能受到影响。还有长江水坝一旦人工截流,湖北、安徽和江苏这三个地方的云和雨受到影响,以后江苏的降雨量都要受到影响。第三个水跟生态有关系,长江三峡如果一旦截流,湖北、安徽跟江苏这二岸的山川草木,鸟兽虫鱼统统会受到影响。
       更重要的是第四个,中国建长江水坝的时候,全世界一阵热烈的讨论,只有一个国家保持沉默,就是日本。日本保持沉默,希望中国最好把长江水坝盖起来,如果有一天日本把中国占领了,这个水坝反正已经干好了,如果没有占领打起来,日本一个原子弹打到长江水坝,这个湖北变成大泽,这是一个战略上面的要点,所以小日本一直保持沉默,所以中国的长江三峡水坝全世界在批评的时候,日本都没有声音嘛?所以他们什么都不讲,但是他们一直收集长江三峡的资料,日本人全部都在收集,你看日本观光客一到我们长江三峡,就把那个光盘拿起来统统拍,拍回去以后给他们国家作参考,长江三峡水坝有多高,基地有多宽,厚度有多厚,水压有多强,统统作过调查。它弱点在哪里,导弹要打什么地方?容易打崩溃,他们一直在研究,游长江三峡的整个过程,他们统统都拍,日本观光客每拍一次,过程也要向前推了一遍,所以整个长江三峡水坝在日本人手里一共有4000多张,他们一直在研究,这件事情是战略上的问题。
       更重要的还有个河水上的问题,青海巴额喀啦山分流出二条河流,北边是黄河,南边是长江。你记得,黄河从包头以下有名的三门峡出了什么事情吗?就是因为黄河的泥沙在那里淤积,所以黄河的水坝就受到影响,那么你想想看,巴额喀啦山的泥沙,如果沿着长江的水而下,刚好长江三峡是最窄的地方,西凌峡,鬼峡跟三门峡这个地方很快就会堵住泥沙,所以中国的长江三峡水坝如果2006年如果开始起动,到2020年的时候泥沙就开始淤积了,到2050年的时候,这个泥沙会到长江水坝的一半,2080年的时候长江水坝就作废,所以中国政府每年要不停的挖沙,只要有一年没有挖,这个泥沙马上就积起来,请问,真的预计到一半,让长江三峡失去功能,我们做这个水坝有什么意义呢?


三峡的诗词

【三峡】
郦道元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至于夏水襄陵,沿泝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谳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翻译
在三峡七百里当中,两岸都是相连的高山,毫无中断的地方。层层的悬崖,排排的峭壁,把天空和太阳都遮蔽了。若不是正午或半夜的时候,是看不见太阳和月亮的。
至于夏天水涨,漫上小山包的时候,水流而下,逆流而上的船都被阻绝了。有时皇帝的命令要急速传达,这是白天从白帝城出发,晚上到了江陵。中间阻绝一千二百里,即使骑着飞快的马、驾着疾风,也不如船速度快。
到了春、冬两季时,白色的急流,绿色的深潭,回旋的清波倒映着各种景物的影子。极高的山峰上生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柏树,又有悬泉瀑布,飞流冲荡在山峰间。水清,树荣,山高,草盛,趣味无穷。
秋天,每到天刚晴或刚降霜的早晨,树林和山涧显出一片清凉和寂静。经常有高处的猿猴拉长声音长叫,声音不停续,甚是凄凉,空荡的山谷传来猿啼的回升悲哀婉转,很久很久也不消失,所以唱渔歌的人唱道:“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注释
•选自《水经注疏》三峡 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的总称 郦道元 北魏地理学家  撰《水经注》
•【两岸连山,略无阙处】两岸都是相连的高山,没有中断的地方。略无,毫无。阙,通“缺”。
•【亭午】正午。
•【夜分】半夜
•【曦】目光,这里指太阳。
•【襄】上。
•【沿】顺流而下。
•【溯】逆流而上。
•【奔】这里知飞奔的马。
•【疾】快。
•【素湍】白色的急流。
•【回清】回旋的清波。
•【绝巘】极高的山峰。
•【清荣峻茂】水清,树荣(茂盛),山高,草盛。
•【晴初】天刚晴。
•【霜旦】下霜的早晨。
•【属引】接连不断。属,动词,连接。引,延长。
                    ——摘自《人教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八年级上册语文教科书》
【水调歌头】毛泽东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早发白帝城】李白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巫山高】郑世翼
巫山凌太清,岧峣类削成。霏霏暮雨合,霭霭朝云生。
危峰入鸟道,深谷泻猿声。别有幽栖客,淹留攀桂情。
【巫山高二首】沈佺期
巫山峰十二,环合隐昭回。俯眺琵琶峡,平看云雨台。
古槎天外倚,瀑水日边来。何忽啼猿夜,荆王枕席开。

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阳。裴回作行雨,婉娈逐荆王。
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霁云无处所,台馆晓苍苍。
【巫山高】卢照邻
巫山望不极,望望下朝雰。莫辨啼猿树,徒看神女云。
惊涛乱水脉,骤雨暗峰文。沾裳即此地,况复远思君。
【巫山高】张循之
巫山高不极,沓沓状奇新。暗谷疑风雨,幽岩若鬼神。
月明三峡曙,潮满二江春。为问阳台夕,应知入梦人。
【巫山高】刘方平
楚国巫山秀,清猿日夜啼。万重春树合,十二碧峰齐。
峡出朝云下,江来暮雨西。阳台归路直,不畏向家迷。
【巫山高】皇甫冉
巫峡见巴东,迢迢半出空。云藏神女馆,雨到楚王宫。
朝暮泉声落,寒暄树色同。清猿不可听,偏在九秋中。
【巫山高】李端

巫山十二峰,皆在碧虚中。回合云藏日,霏微雨带风。
猿声寒过水,树色暮连空。愁向高唐望,清秋见楚宫。

【巫山高】于濆

何山无朝云,彼云亦悠扬。何山无暮雨,彼雨亦苍茫。
宋玉恃才者,凭云构高唐。自重文赋名,荒淫归楚襄。
峨峨十二峰,永作妖鬼乡。

【巫山高二首】孟郊

巴山上峡重复重,阳台碧峭十二峰。荆王猎时逢暮雨,
夜卧高丘梦神女。轻红流烟湿艳姿,行云飞去明星稀。
目极魂断望不见,猿啼三声泪沾衣。

见尽数万里,不闻三声猿。但飞萧萧雨,中有亭亭魂。
千载楚襄恨,遗文宋玉言。至今青冥里,云结深闺门。

【巫山高】李贺

碧丛丛,高插天,大江翻澜神曳烟。楚魂寻梦风飔然,
晓风飞雨生苔钱。瑶姬一去一千年,丁香筇竹啼老猿。
古祠近月蟾桂寒,椒花坠红湿云间。

【巫山高】齐己

巫山高,巫女妖,雨为暮兮云为朝,楚王憔悴魂欲销。
秋猿嗥嗥日将夕,红霞紫烟凝老壁。千岩万壑花皆坼,
但恐芳菲无正色。不知今古行人行,几人经此无秋情。
云深庙远不可觅,十二峰头插天碧。

【相和歌辞·楚妃叹】张籍

湘云初起江沉沉,君王遥在云梦林。江南雨多旌旗暗,
台下朝朝春水深。章华殿前朝万国,君心独自终无极。
楚兵满地能逐禽,谁用一身继筋力。西江若翻云梦中,
麋鹿死尽应还宫。

【相和歌辞·蜀国弦】李贺

枫香晚华静,锦水南山影。惊石坠猿哀,竹云愁半岭。
凉月生秋浦,玉沙鳞鳞光。谁家红泪客,不忍过瞿塘。

【相和歌辞·铜雀妓】吴烛

秋色西陵满绿芜,繁弦急管强欢娱。
长舒罗袖不成舞,却向风前承泪珠。

【相和歌辞·铜雀妓】朱光弼

魏王铜雀妓,日暮管弦清。
一见西陵树,悲心舞不成。

【相和歌辞·铜雀妓】朱放

恨唱歌声咽,愁翻舞袖迟。
西陵日欲暮,是妾断肠时。

【前苦寒行二首】杜甫

汉时长安雪一丈,牛马毛寒缩如猬。楚江巫峡冰入怀,
虎豹哀号又堪记。秦城老翁荆扬客,惯习炎蒸岁絺绤。
玄冥祝融气或交,手持白羽未敢释。

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冻埋蛟龙南浦缩,
寒刮肌肤北风利。楚人四时皆麻衣,楚天万里无晶辉。
三足之乌足恐断,羲和送将安所归。

【相和歌辞·后苦寒行二首】杜甫

南纪巫庐瘴不绝,太古已来无尺雪。蛮夷长老怨苦寒,
昆仑天关冻应折。玄猿口噤不能啸,白鹄翅垂眼流血,
安得春泥补地裂。

晚来江门失大木,猛风中夜吹白屋。天兵断斩青海戎,
杀气南行动坤轴,不尔苦寒何太酷。巴东之峡生凌凘,
彼苍回轩人得知。

【琴曲歌辞·昭君怨】白居易

明妃风貌最娉婷,合在椒房应四星。只得当年备宫掖,
何曾专夜奉帏屏。见疏从道迷图画,知屈那教配虏庭。
自是君恩薄如纸,不须一向恨丹青。

【琴曲歌辞·三峡流泉歌】李季兰

妾家本住巫山云,巫山流水常自闻。玉琴弹出转寥夐,
直似当时梦中听。三峡流泉几千里,一时流入深闺里。
巨石奔崖指下生,飞波走浪弦中起。初疑喷涌含雷风,
又似呜咽流不通。回湍曲濑势将尽,时复滴沥平沙中。
忆昔阮公为此曲,能使仲容听不足。一弹既罢复一弹,
愿似流泉镇相续。

【杂曲歌辞·荆州乐】李白

白帝城边足风波,瞿塘五月谁敢过。荆州麦熟茧成蛾,
缫丝忆君头绪多。拨谷飞鸣奈妾何。

【杂曲歌辞·竹枝】顾况

帝子苍梧不复归,洞庭叶下荆云飞。
巴人夜唱竹枝后,肠断晓猿声渐稀。

【杂曲歌辞·竹枝】白居易

瞿塘峡口冷烟低,白帝城头月向西。
唱到竹枝声咽处,寒猿晴鸟一时啼。
竹枝苦怨怨何人,夜静山空歇又闻。
蛮儿巴女齐声唱,愁杀江楼病使君。
巴东船舫上巴西,波面风生雨脚齐。
水蓼冷花红蔟蔟,江蓠湿叶碧萋萋。
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断咽后声迟。
怪来调苦缘词苦,多是通州司马诗。

【杂曲歌辞·竹枝】李涉

荆门滩急水潺潺,两岸猿啼烟满山。
渡头年少应官去,月落西陵望不还。
巫峡云开神女祠,绿潭红树影参差。
下牢戍口初相问,无义滩头剩别离。
石壁千重树万重,白云斜掩碧芙蓉。
昭君溪上年年月,独自婵娟色最浓。
十二峰头月欲低,空蒙江上子规啼。
孤舟一夜东归客,泣向春风忆建溪。

【杂曲歌辞·竹枝】孙光宪

门前春水白苹花,岸上无人小艇斜。
商女经过江欲暮,散抛残食饲神鸦。
乱绳千结绊人深,越罗万丈表长寻。
杨柳在身垂意绪,藕花落尽见莲心。

【巫山高】陆敬

巫岫郁岧峣,高高入紫霄。白云抱危石,玄猿挂迥条。
悬崖激巨浪,脆叶陨惊飙。别有阳台处,风雨共飘飖。

【咏巫山】王绩

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
霁云无处所,台馆晓苍苍。

【入蜀秋夜宿江渚】陈子良

我行逢日暮,弭棹独维舟。水雾一边起,风林两岸秋。
山阴黑断碛,月影素寒流。故乡千里外,何以慰羁愁。

【巫山高(一作阎复本诗)】阎立本

君不见巫山高高半天起,绝壁千寻尽相似。
君不见巫山磕匝翠屏开,湘江碧水绕山来。
绿树春娇明月峡,红花朝覆白云台。台上朝云无定所,
此中窕窈神仙女。仙女盈盈仙骨飞,清容出没有光辉。
欲暮高唐行雨送,今宵定入荆王梦。荆王梦里爱秾华,
枕席初开红帐遮。可怜欲晓啼猿处,说道巫山是妾家。

【巫山高】卢照邻

巫山望不极,望望下朝氛。莫辨啼猿树,徒看神女云。
惊涛乱水脉,骤雨暗峰文。沾裳即此地,况复远思君。

【巫山高】张九龄

巫山与天近,烟景长青荧。此中楚王梦,梦得神女灵。
神女去已久,云雨空冥冥。唯有巴猿啸,哀音不可听。

【巫峡】杨炯

三峡七百里,唯言巫峡长。重岩窅不极,叠嶂凌苍苍。
绝壁横天险,莓苔烂锦章。入夜分明见,无风波浪狂。
忠信吾所蹈,泛舟亦何伤。可以涉砥柱,可以浮吕梁。
美人今何在,灵芝徒有芳。山空夜猿啸,征客泪沾裳。

【西陵峡】杨炯

绝壁耸万仞,长波射千里。盘薄荆之门,滔滔南国纪。
楚都昔全盛,高丘烜望祀。秦兵一旦侵,夷陵火潜起。
四维不复设,关塞良难恃。洞庭且忽焉,孟门终已矣。
自古天地辟,流为峡中水。行旅相赠言,风涛无极已。
及余践斯地,瑰奇信为美。江山若有灵,千载伸知己。

【内题赋得巫山雨(一作沈佺期诗。题云巫山高)】宋之问

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阳。裴回作行雨,婉恋逐荆王。
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霁云无处所,台馆晓苍苍。

【王昭君(一作沈佺期诗)】宋之问

非君惜鸾殿,非妾妒娥眉。薄命由骄虏,无情是画师。
嫁来胡地日,不并汉宫时。辛苦无聊赖,何堪上马辞。

【巫山高(一作沈佺期诗)】宋之问

巫山峰十二,环合象昭回。俯听琵琶峡,平看云雨台。
古槎天外落,瀑水日边来。何忍猿啼夜,荆王枕席开。

【巫山(一作宋之问诗)】王无竞

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阳。裴回行作雨,婉娈逐荆王。
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朝云无处所,台馆晓苍苍。

【巫山】张子容

巫岭岧峣天际重,佳期宿昔愿相从。
朝云暮雨连天暗,神女知来第几峰。

【王昭君(一作昭君怨)】骆宾王

敛容辞豹尾,缄恨度龙鳞。金钿明汉月,玉箸染胡尘。
古镜菱花暗,愁眉柳叶颦。唯有清笳曲,时闻芳树春。

【巫山高】乔知之

巫山十二峰,参差互隐见。浔阳几千里,周览忽已遍。
想象神女姿,摘芳共珍荐。楚云何逶迤,红树日葱蒨。
楚云没湘源,红树断荆门。郢路不可见,况复夜闻猿。

【巫山怀古】刘希夷

巫山幽阴地,神女艳阳年。襄王伺容色,落日望悠然。
归来高唐夜,金釭焰青烟。颓想卧瑶席,梦魂何翩翩。
摇落殊未已,荣华倏徂迁。愁思潇湘浦,悲凉云梦田。
猿啼秋风夜,雁飞明月天。巴歌不可听,听此益潺湲。

【感遇诗】陈子昂

朝发宜都渚,浩然思故乡。故乡不可见,路隔巫山阳。
巫山彩云没,高丘正微茫。伫立望已久,涕落沾衣裳。
岂兹越乡感,忆昔楚襄王。朝云无处所,荆国亦沦亡。

【山水粉图】陈子昂

山图之白云兮,若巫山之高丘。纷群翠之鸿溶,
又似蓬瀛海水之周流。信夫人之好道,爱云山以幽求。

【彩树歌】陈子昂

嘉锦筵之珍树兮,错众彩之氛氲。状瑶台之微月,
点巫山之朝云。青春兮不可逢,况蕙色之增芬。
结芳意而谁赏,怨绝世之无闻。红荣碧艳坐看歇,
素华流年不待君。故吾思昆仑之琪树,厌桃李之缤纷。

【度荆门望楚】陈子昂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晚次乐乡县】陈子昂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白帝城怀古】陈子昂

日落沧江晚,停桡问土风。城临巴子国,台没汉王宫。
荒服仍周甸,深山尚禹功。岩悬青壁断,地险碧流通。
古木生云际,孤帆出雾中。川途去无限,客思坐何穷。

【岘山怀古】陈子昂

秣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犹悲堕泪碣,尚想卧龙图。
城邑遥分楚,山川半入吴。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
野树苍烟断,津楼晚气孤。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踌蹰。

【宿空舲峡青树村浦】陈子昂

的的明月水,啾啾寒夜猿。客思浩方乱,洲浦寂无喧。
忆作千金子,宁知九逝魂。虚闻事朱阙,结绶骛华轩。
委别高堂爱,窥觎明主恩。今成转蓬去,叹息复何言。

【宿襄河驿浦】陈子昂

沿流辞北渚,结缆宿南洲。合岸昏初夕,回塘暗不流。
卧闻塞鸿断,坐听峡猿愁。沙浦明如月,汀葭晦若秋。
不及能鸣雁,徒思海上鸥。天河殊未晓,沧海信悠悠。

【峡中作】卢象

高唐几百里,树色接阳台。晚见江山霁,宵闻风雨来。
云从三峡起,天向数峰开。灵境信难见,轻舟那可回。

【过蜀道山】张说

我行春三月,山中百花开。披林入峭蒨,攀登陟崔嵬。
白云半峰起,清江出峡来。谁知高深意,缅邈心幽哉。

【蜀路二首】张说

云埃夜澄廓,山日晓晴鲜。叶落苍江岸,鸿飞白露天。
磷磷含水石,幂幂覆林烟。客心久无绪,秋风殊未然。
徭蜀时未改,别家乡念盈。忆昨出门日,春风发鲜荣。
及兹旋辕地,秋风满路生。昏晓思魏阙,梦寐还秦京。
秦京开朱第,魏阙垂紫缨。幽独玄虚阁,不闻人马声。
艺业为君重,名位为君轻。玉琴知调苦,宝镜对胆清。
鹰饥常啄腥,凤饥亦待琼。于君自有属,物外岂能轻。

【再使蜀道】张说

眇眇葭萌道,苍苍褒斜谷。烟壑争晦深,云山共重复。
古来风尘子,同眩望乡目。芸阁有儒生,轺车倦驰逐。
青春客岷岭,白露摇江服。岁月镇羁孤,山川俄反覆。
鱼游恋深水,鸟迁恋乔木。如何别亲爱,坐去文章国。
蟋蟀鸣户庭,蟏蛸网琴筑。

【过怀王墓】张说

咿嚘不可信,以此败怀王。客死峣关路,返葬岐江阳。
啼狖抱山月,饥狐猎野霜。一闻怀沙事,千载尽悲凉。

【对酒行巴陵作】张说

留侯封万户,园令寿千金。本为成王业,初由赋上林。
繁荣安足恃,霜露递相寻。鸟哭楚山外,猿啼湘水阴。
梦中城阙近,天畔海云深。空对忘忧酌,离忧不去心。

【晓行巴峡】王维

际晓投巴峡,馀春忆帝京。晴江一女浣,朝日众鸡鸣。
水国舟中市,山桥树杪行。登高万井出,眺迥二流明。
人作殊方语,莺为故国声。赖多山水趣,稍解别离情。

【过蜀龙门】沈佺期

龙门非禹凿,诡怪乃天功。西南出巴峡,不与众山同。
长窦亘五里,宛转复嵌空。伏湍喣潜石,瀑水生轮风。
流水无昼夜,喷薄龙门中。潭河势不测,藻葩垂彩虹。
我行当季月,烟景共舂融。江关勤亦甚,巘崿意难穷。
势将息机事,炼药此山东。

【巫山高二首(一作宋之问诗)】沈佺期

巫山峰十二,合沓隐昭回。俯眺琵琶峡,平看云雨台。
古槎天外倚,瀑水日边来。何忍猿啼夜,荆王枕席开。
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阳。裴回作行雨,婉娈逐荆王。
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霁云无处所,台馆晓苍苍。

【巫山高】沈佺期

巫山高不极,合沓状奇新。暗谷疑风雨,阴崖若鬼神。
月明三峡曙,潮满九江春。为问阳台客,应知入梦人。

【入鬼门关】沈佺期
(搜狐视线注:鬼门关即夔门)

昔传瘴江路,今到鬼门关。土地无人老,流移几客还。
自从别京洛,颓鬓与衰颜。夕宿含沙里,晨行冈路间。
马危千仞谷,舟险万重湾。问我投何地,西南尽百蛮。

【道峡似巫山】朱使欣

江如晓天静,石似暮云张。征帆一流览,宛若巫山阳。
楚客思归路,秦人谪异乡。猿鸣孤月夜,再使泪沾裳。

【巫山高(一作沈佺期诗)】张循之

巫山高不极,合沓状奇新。暗谷疑风雨,阴崖若鬼神。
月明三峡晓,潮满九江春。为问阳台客,应知入梦人。

【巫山】张循之

流景一何速,年华不可追。
解佩安所赠,怨咽空自悲。

【巴南舟中夜市】岑参

渡口欲黄昏,归人争流喧。近钟清野寺,远火点江村。
见雁思乡信,闻猿积泪痕。孤舟万里外,秋月不堪论。

【送客游荆州】李嘉佑

草色随骢马,悠悠共出秦。水传云梦晓,山接洞庭春。
帆影连三峡,猿声在四邻。青门一分首,难见杜陵人。

【巴陵送李十二】王昌龄

摇曳巴陵洲渚分,清江传语便风闻。
山长不见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

【雨中过员稷巴陵山居赠别】刘长卿

怜君洞庭上,白发向人垂。积雨悲幽独,长江对别离。
牛羊归故道,猿鸟聚寒枝。明发遥相望,云山不可知。

【送人还荆州(一作李嘉佑诗)】皇甫曾

草色随骢马,悠悠同出秦。水传云梦晓,山接洞庭春。
帆影连三峡,猿声近四邻。青门一分手,难见杜陵人。

【谒禹庙】徐浩

亩浍敷四海,川源涤九州。既膺九命锡,乃建洪范畴。
鼎革固天启,运兴匪人谋。肇开宅土业,永庇昏垫忧。
山足灵庙在,门前清镜流。象筵陈玉帛,容卫俨戈矛。
探穴图书朽,卑宫堂殿修。梅梁今不坏,松祏古仍留。
负责故乡近,朅来申俎羞。为鱼知造化,叹凤仰徽猷。
不复闻夏乐,唯馀奏楚幽。婆娑非舞羽,镗鞳异鸣球。
盛德吾无间,高功谁与俦。灾淫破凶慝,祚圣拥神休。
出谷莺初语,空山猿独愁。春晖生草树,柳色暖汀州。
恩贷题舆重,荣殊衣锦游。宦情同械系,生理任桴浮。
地极临沧海,天遥过斗牛。精诚如可谅,他日寄冥搜。

【入峡寄弟】孟浩然

吾昔与尔辈,读书常闭门。未尝冒湍险,岂顾垂堂言。
自此历江湖,辛勤难具论。往来行旅弊,开凿禹功存。
壁立千峰峻,潈流万壑奔。我来凡几宿,无夕不闻猿。
浦上摇归恋,舟中失梦魂。泪沾明月峡,心断鶺鴒原。
离阔星难聚,秋深露已繁。因君下南楚,书此示乡园。

【大觉高僧兰若(和尚去冬往湖南)】杜甫

巫山不见庐山远,松林兰若秋风晚。一老犹鸣日暮钟,
诸僧尚乞斋时饭。香炉峰色隐晴湖,种杏仙家近白榆。
飞锡去年啼邑子,献花何日许门徒。

【荆州歌】李白

白帝城边足风波,瞿塘五月谁敢过。荆州麦熟茧成蛾,
缲丝忆君头绪多。拨谷飞鸣奈妾何。

【峨眉山月歌】李白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江上寄巴东故人】李白

汉水波浪远,巫山云雨飞。东风吹客梦,西落此中时。
觉后思白帝,佳人与我违。瞿塘饶贾客,音信莫令稀。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杜甫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悲秋】杜甫

凉风动万里,群盗尚纵横。家远传书日,秋来为客情。
愁窥高鸟过,老逐众人行。始欲投三峡,何由见两京。

【登高】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衮衮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禹庙(此忠州临江县禹祠也)】杜甫

禹庙空山里,秋风落日斜。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
云气生虚壁,江声走白沙。早知乘四载,疏凿控三巴。

【题忠州龙兴寺所居院壁】杜甫

忠州三峡内,井邑聚云根。小市常争米,孤城早闭门。
空看过客泪,莫觅主人恩。淹泊仍愁虎,深居赖独园。

【旅夜书怀】杜甫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因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长江二首】杜甫

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朝宗人共挹,盗贼尔谁尊。
孤石隐如马,高萝垂饮猿。归心异波浪,何事即飞翻。
浩浩终不息,乃知东极临。众流归海意,万国奉君心。
色借潇湘阔,声驱滟滪深。未辞添雾雨,接上遇衣襟。

【将晓二首】杜甫

石城除击柝,铁锁欲开关。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曙山。
巴人常小梗,蜀使动无还。垂老孤帆色,飘飘犯百蛮。
军吏回官烛,舟人自楚歌。寒沙蒙薄雾,落月去清波。
壮惜身名晚,衰惭应接多。归朝日簪笏,筋力定如何。

【子规】杜甫

峡里云安县,江楼翼瓦齐。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
眇眇春风见,萧萧夜色凄。客愁那听此,故作傍人低。

【移居夔州郭】杜甫

伏枕云安县,迁居白帝城。春知催柳别,江与放船清。
农事闻人说,山光见鸟情。禹功饶断石,且就土微平。

【阁夜】杜甫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五更鼓角声悲壮,
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依依漫寂寥。

【入宅三首(大历二年春,甫自西阁迁赤甲)】杜甫

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客居愧迁次,春酒渐多添。
花亚欲移竹,鸟窥新卷帘。衰年不敢恨,胜概欲相兼。
乱后居难定,春归客未还。水生鱼复浦,云暖麝香山。
半顶梳头白,过眉拄杖斑。相看多使者,一一问函关。
宋玉归州宅,云通白帝城。吾人淹老病,旅食岂才名。
峡口风常急,江流气不平。只应与儿子,飘转任浮生。

【赤甲】杜甫

卜居赤甲迁居新,两见巫山楚水春。炙背可以献天子,
美芹由来知野人。荆州郑薛寄书近,蜀客郗岑非我邻。
笑接郎中评事饮,病从深酌道吾真。

【卜居】杜甫

归羡辽东鹤,吟同楚执珪。未成游碧海,著处觅丹梯。
云障宽江左,春耕破瀼西。桃红客若至,定似昔人迷。

【暮春题瀼西新赁草屋五首】杜甫

久嗟三峡客,再与暮春期。百舌欲无语,繁花能几时。
谷虚云气薄,波乱日华迟。战伐何由定,哀伤不在兹。
此邦千树橘,不见比封君。养拙干戈际,全生麋鹿群。
畏人江北草,旅食瀼西云。万里巴渝曲,三年实饱闻。
彩云阴复白,锦树晓来青。身世双蓬鬓,乾坤一草亭。
哀歌时自短,醉舞为谁醒。细雨荷锄立,江猿吟翠屏。
壮年学书剑,他日委泥沙。事主非无禄,浮生即有涯。
高斋依药饵,绝域改春华。丧乱丹心破,王臣未一家。
欲陈济世策,已老尚书郎。未息豺虎斗,空惭鸳鹭行。
时危人事急,风逆羽毛伤。落日悲江汉,中宵泪满床。

【小园】杜甫

由来巫峡水,本自楚人家。客病留因药,春深买为花。
秋庭风落果,瀼岸雨颓沙。问俗营寒事,将诗待物华。

【上白帝城(公孙述僭位于此,自称白帝)】杜甫

城峻随天壁,楼高更女墙。江流思夏后,风至忆襄王。
老去闻悲角,人扶报夕阳。公孙初恃险,跃马意何长。

【上白帝城二首】杜甫

江城含变态,一上一回新。天欲今朝雨,山归万古春。
英雄馀事业,衰迈久风尘。取醉他乡客,相逢故国人。
兵戈犹拥蜀,赋敛强输秦。不是烦形胜,深惭畏损神。
白帝空祠庙,孤云自往来。江山城宛转,栋宇客裴回。
勇略今何在,当年亦壮哉。后人将酒肉,虚殿日尘埃。
谷鸟鸣还过,林花落又开。多惭病无力,骑马入青苔。

【武侯庙(庙在白帝西郊)】杜甫

遗庙丹青落,空山草木长。
犹闻辞后主,不复卧南阳。

【八阵图】杜甫

功盖三分国,名高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谒先主庙(刘昭烈庙在奉节县东六里)】杜甫

惨淡风云会,乘时各有人。力侔分社稷,志屈偃经纶。
复汉留长策,中原仗老臣。杂耕心未已,欧血事酸辛。
霸气西南歇,雄图历数屯。锦江元过楚,剑阁复通秦。
旧俗存祠庙,空山立鬼神。虚檐交鸟道,枯木半龙鳞。
竹送清溪月,苔移玉座春。闾阎儿女换,歌舞岁时新。
绝域归舟远,荒城系马频。如何对摇落,况乃久风尘。
孰与关张并,功临耿邓亲。应天才不小,得士契无邻。
迟暮堪帷幄,飘零且钓缗。向来忧国泪,寂寞洒衣巾。

【白盐山(白盐崖高千馀丈,在州城东十七里)】杜甫

卓立群峰外,蟠根积水边。他皆任厚地,尔独近高天。
白榜千家邑,清秋万估船。词人取佳句,刻画竟谁传。

【滟滪堆】杜甫

巨积水中央,江寒出水长。沈牛答云雨,如马戒舟航。
天意存倾覆,神功接混茫。干戈连解缆,行止忆垂堂。

【滟滪】杜甫

滟滪既没孤根深,西来水多愁太阴。江天漠漠鸟双去,
风雨时时龙一吟。舟人渔子歌回首,估客胡商泪满襟。
寄语舟航恶年少,休翻盐井横黄金。
   

《三峡》

作者:余秋雨
     在国外,曾有一个外国朋友问我:“中国有意思的地方很多,你能告诉我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吗?一个,请只说一个。”  这样的提问我遇到过许多次了,常常随口吐出的回答是:“三峡!”  顺长江而下,三峡的起点是白帝城。这个头开得真漂亮。  对稍有文化的中国人来说,知道三峡也大多以白帝城开头的。李白那首名诗,在小学课本里就能读到。  我读此诗不到10岁,上来第一句就误解。“朝辞白帝彩云间”,“白帝”当然是一个人,李白一大清早与他告别。这位帝王着一身缟白的银袍,高高地站立在山石之上。他既然穿着白衣,年龄就不会很大,高个,瘦削,神情忧郁而安详,清晨的寒风舞弄着他的飘飘衣带,绚丽的朝霞烧红了天际,与他的银袍互相辉映,让人满眼都是光色流荡。他没有随从和侍卫,独个儿起了一个大早,诗人远行的小船即将解缆,他还在握着手细细叮咛。他的声音也像纯银一般,在这寂静的山河间飘荡回响。但他的话语很难听得清楚,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他就住在山头的小城里,管辖着这里的丛山和碧江。  多少年后,我早已知道童年的误解是多么可笑,但当我真的坐船经过白帝城的时候,依然虔诚地抬着头,寻找着银袍与彩霞。船上的广播员正在吟诵着这首诗,口气激动地介绍几句,又放出了《白帝托孤》的乐曲。猛地,山水、历史、童年的幻想、生命的潜藏,全都涌成一团,把人震傻。  《白帝托孤》是京剧,说的是战败的刘备退到白帝城郁闷而死,把儿子和政事全都托付给诸葛亮。抑扬有致的声腔飘浮在回旋的江面上,撞在湿漉漉的山岩间,悲忿而苍凉。纯银般的声音找不到了,一时也忘却了李白的轻捷与潇洒。  我想,白帝城本来就熔铸着两种声音、两番神貌:李白与刘备,诗情与战火,豪迈与沉郁,对自然美的朝觐与对山河主宰权的争逐。它高高地矗立在群山之上,它脚下,是为这两个主题日夜争辩着的滔滔江流。  华夏河山,可以是尸横遍野的疆场,也可以是车来船往的乐土;可以一任封建权势者们把生命之火燃亮和熄灭,也可以庇佑诗人们的生命伟力纵横驰骋。可怜的白帝城多么劳累,清晨,刚刚送走了李白们的轻舟,夜晚,还得迎接刘备们的马蹄。只是,时间一长,这片山河对诗人们的庇佑力日渐减弱,他们的船楫时时搁浅,他们的衣带经常熏焦,他们由高迈走向苦吟,由苦吟走向无声。中国,还留下几个诗人?  幸好还留存了一些诗句,留存了一些记忆。幸好有那么多中国人还记得,有那么一个早晨,有那么一位诗人,在白帝城下悄然登舟。也说不清有多大的事由,也没有举行过欢送仪式,却终于被记住千年,而且还要被记下去,直至地老天荒。这里透露了一个民族的饥渴:他们本来应该拥有更多这样平静的早晨。  在李白的时代,中华民族还不太沉闷,这么些诗人在这块土地上来来去去,并不像今天那样觉得是件怪事。他们的身上并不带有政务和商情,只带着一双锐眼、一腔诗情,在山水间周旋,与大地结亲。写出了一排排毫无实用价值的诗句,在朋友间传观吟唱,已是心满意足。他们很把这种行端当作一件正事,为之而不怕风餐露宿,长途苦旅。结果,站在盛唐的中心地位的,不是帝王,不是贵妃,不是将军,而是这些诗人。余光中《寻李白》诗云: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这几句,我一直看成是当代中国诗坛的罕见绝唱。  李白时代的诗人,既挚恋着四川的风土文物,又向往着下江的开阔文明,长江于是就成了他们生命的便道,不必下太大的决心就解缆问桨。脚在何处,故乡就在何处,水在哪里,道路就在哪里。他们知道,长江行途的最险处无疑是三峡,但更知道,那里又是最湍急的诗的河床。他们的船太小,不能不时行时歇,一到白帝城,便振一振精神,准备着一次生命对自然的强力冲撞。只能请那些在黄卷青灯间搔首苦吟的人们不要写诗了,那模样本不属于诗人。诗人在三峡的小木船上,刚刚告别白帝城。  告别白帝城,便进入了长约200公里的三峡。在水路上,200公里可不算一个短距离。但是,你绝不会觉得造物主在作过于冗长的文章。这里所汇聚的力度和美色,铺排开去2000公里,也不会让人厌倦。  翟塘峡、巫峡、西陵峡,每一个峡谷都浓缩得密密层层,再缓慢的行速也无法将它们化解开来。连临照万里的太阳和月亮,在这里也挤捱不上。对此,1500年前的郦道元说得最好:    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水经注》)  他还用最省俭的字句刻划过三峡春冬之时的“清荣峻茂”,晴初霜旦的“林寒涧肃”,使后人再难调动描述的词章。  过三峡本是寻找不得词汇的。只能老老实实,让嗖嗖阴风吹着,让滔滔江流溅着,让迷乱的眼睛呆着,让一再要狂呼的嗓子哑着。什么也甭想,什么也甭说,让生命重重实实地受一次惊吓。千万别从惊吓中醒过神来,清醒的人都消受不住这三峡。  僵寂的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些“依哦”声,那是巫山的神女峰到了。神女在连峰间侧身而立,给惊吓住了的人类带来了一点宽慰。好像上天在铺排这个仪式时突然想到要补上一个代表,让蠕动于山川间的渺小生灵占据一角观礼。被选上的当然是女性,正当妙龄,风姿绰约,人类的真正杰作只能是她们。  人们在她身上倾注了最瑰丽的传说,好像下决心让她汲足世间的至美,好与自然精灵们争胜。说她帮助大禹治过水,说她夜夜与楚襄王幽会,说她在行走时有环佩鸣响,说她云雨归来时浑身异香。但是,传说归传说,她毕竟只是巨石一柱,险峰一座,只是自然力对人类的一个幽默安慰。  当李白们早已顺江而下,留下的人们只能把萎弱的生命企求交付给她。“神女”一词终于由瑰丽走向淫邪,无论哪一种都与健全的个体生命相去遥遥。温热的肌体,无羁的畅笑,情爱的芳香,全都雕塑成一座远古的造型,留在这群山之间。一个人口亿众的民族,长久享用着几个残缺的神话。  又是诗人首先看破。几年前,江船上仰望神女峰的无数旅客中,有一位女子突然掉泪。她悲哀,是因为她不经意地成了李白们的后裔。她终于走向船舱,写下了这些诗行: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舒婷:《神女峰》)  终于,人们看累了,回舱休息。  舱内聚集着一群早有先见之明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出过舱门,宁静端坐,自足而又安详。让山川在外面张牙舞爪吧,这儿有四壁,有舱顶,有卧床。据说三峡要造水库,最好,省得满耳喧闹。把广播关掉,别又让李白来烦吵。  历史在这儿终结,山川在这儿避退,诗人在这儿萎谢。不久,船舷上只剩下一些外国游客还在声声惊叫。  船外,王昭君的家乡过去了。也许是这里的激流把这位女子的心扉冲开了,顾盼生风,绝世艳丽,却放着宫女不做,甘心远嫁给草原匈奴,终逝他乡。她的惊人行动,使中国历史也疏通了一条三峡般的险峻通道。  船外,屈原故里过去了。也许是这里的奇峰交给他一副傲骨,这位比李白还老的疯诗人太不安分,长剑佩腰,满脑奇想,纵横中原,问天索地,最终投身汨罗江,一时把那里的江水,也搅起了三峡的波涛。  看来,从三峡出发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怪异的。都会卷起一点旋涡,发起一些冲撞。他们都有点叛逆性,而且都叛逆得瑰丽而惊人。他们都不以家乡为终点,就像三峡的水拼着全力流注四方。  三峡,注定是一个不安宁的渊薮。凭它的力度,谁知道还会把承载它的土地奔泻成什么模样?  在船舷上惊叫的外国游客,以及向我探询中国第一名胜的外国朋友,你们终究不会真正了解三峡。  我们了解吗?我们的船在安安稳稳地行驶,客舱内谈笑从容,烟雾缭绕。  明早,它会抵达一个码头的,然后再缓缓启航。没有告别,没有激动,没有吟唱。  留下一个宁静给三峡,李白去远了。  还好,还有一位女诗人留下了金光菊和女贞子的许诺,让你在没有月光的夜晚,静静地做一个梦,殷殷地企盼着。



上一篇:辉县   下一篇:龙珠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