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玫瑰

《火玫瑰》剧情分集介绍(1--20)


导演:未知

演员:温兆伦 温碧霞 罗嘉良 尹扬明 崔嘉宝

  海潮(温碧霞)是一个倔强积极进取的少女,她本可以过宁静幸福的生活,但命运却安排她背负家仇,被奸人咄咄逼害,置她于死地,使她不得不起而反抗。然而复仇的最终代价是赔上了她的爱情幸福,命运作弄了她!

  海潮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只能透过写信向她的助养人乔立(温兆伦)倾诉一切,可是二人总是缘悭一面。海潮重遇失散多年的生母后才知道家散人亡皆因被奸人永发(黄伟)所害,更目睹生母被害,且永发要斩草除根,故她决定报复;忍痛与相恋情人方有为(尹扬明)分手,假意与永发三子乔历(罗嘉良)拍拖,乔立见自己所爱与亲弟订婚而无法向海潮吐露真情,感到忐忑不安。

  海潮掌握了永发犯罪证据,向警方举报却反被牵连,乔立为了避祸海潮被乔历骗出公海谋害,结果流落越柬边界受尽折磨摧残。幸在一次战火中逃出生天,但却沦为乞丐。后乔立放弃优厚的律师工作,千里寻海潮,二人终重逢,海潮被乔立之真情打动,二人结婚过新生活。然而海潮心底仍想复仇,于是暗中借助契爷之财力令永发家散人亡。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海潮身世坎坷

  欧阳中被上司永发威逼,与之合作亏空发外父公司之公款去炒金,且逼中用其名义出头,欧阳中因此惶恐终日。

  未几金市下跌,终於东窗事发,永发将所有罪状推卸欧阳中身上,更要外父将他送官追究。

  欧阳中走投无路,不想连累妻儿受苦,一时冲动放火烧屋,与家人同归於尽,中妻梦中惊醒,拖者女儿海潮冲出火海,随手交给邻家妇笑姑,再冲入火海救出大儿子海峰,可惜海峰已重伤昏迷,而欧阳中已葬身火海。

  碧玉悲愤至极,痛恨永发害到自己家散人亡,遂不顾一切拿刀去乔家找永发算帐,却错手杀了老花王,後误杀罪名成立,被判监十年。

  笑姑照顾了海潮一段时间,知其母杀人,怕惹事上身,把海潮带到街头遗弃。海潮终被送到护幼园。

  海潮在护幼园长大,成为一个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少女,多年来,她遇不平事或有何合理要求,便与助养全园孤儿的Uncle Rain通信,每次必得到回应,她渐渐的将Uncle Rain当作至亲。

  伴著海潮成长,还有两个同龄的死党汤金莲和范一珠。三人商科毕业後,有自立能力,欲要搬离护幼园,金莲趁其母小翠的物业曾出命案, 以低廉价钱租下,作为三人之新巢。

  海潮临离园前,获悉Uncle Rain探访院长,她想上前结识他,其後恐会破坏其心中的形象,惟强仰好奇心。

第 2 集 乔立勤奋好学

  海潮与一珠在街上遇飞仔群打斗,险被打伤,幸被其中一人方有为救出险境。二人对有为留下深刻印象。

  有为负伤往找其妹有宝,无人应门,惊动隔邻正在装修的海潮等,海潮镇定的替他止血。有为感激而去。

  有为自幼丧母,其父方正是职业扒手,并兼职替人顶罪及坐牢,对儿女疏忽照顾。有为自小沦为街童,不务正业。

  有宝与表姑一家人同住,对其父之事,在同学面前避而不谈,虽常遭银妹白眼,却甚少出言顶撞,对天霸较有好感。

  海潮离开护幼园当天,百感交集,对伴者自己成长的人与物依依不舍。

  海潮午夜梦醒时常见一美妇哼著悦耳的童谣,时又见烈火熊熊之场面,使其百思莫解,更对自己的身世迷惑。

  有为任职武馆教练,晚上则在夜总会兼职水吧,因够义气,众舞小姐视为好友。海潮见他身边经常伴著几个舞女,误会他是吃软饭的, 对他起反感。

  乔立为永发外遇所生之长子,其母去世後,与弟弟乔历入住乔宅。乔立不甘过著寄人篱下的生活,不求主业,好学不倦, 在建筑界略有盛名。

  永发与淑娟结婚周年晚会,大宴亲朋,海潮兼职任厨房工作,竟被误会偷去乔晖妻楚颜的钻戒,终获清白,尴尬不已。

第 3 集 乔历力求表现

  乔敏回港参加父母的盛会,但对永发仍持冷淡无礼的态度。因为她当年因发现永发多行不义,心中颇受冲击,淑娟不欲父女关系越弄越僵, 忍痛送她往外国读书。

  乔历全心放在事业上,可惜永发没有将其才华放在眼裏,公事上处处受制於乔晖与永发,他心中极不畅快,伺机力求表现。永发仰慕傅玉麟为地产界首富,著乔立将其设计艺术馆的工程,判予玉麟的公司承建,借此拉拢关系。乔立矛盾不已。

  一珠在街头受坏人骚扰,巧遇有为,护送她回家,一珠不自觉对他生好感。

  有为实早对海潮产生倾慕,但疑於二人环境特殊,不敢直接向海潮表达,只能转弯抹角的向她献殷情。

第 4 集 有为死缠烂打

  有为为亲近海潮,借词替一珠搞生日会,竟令一珠误会有为对自己有意思,心如鹿撞,怎料其後有为被人当场揭穿,令一珠好梦成空。

  有为用死缠烂打方法追求海潮。海潮初时虽拒绝,表明有为不是自己的理想物件,後被其真诚打动,接受他为朋友。

  有为为得到海潮芳心,故意到其工厂工作,一扫其吊儿郎当陋习,矢志积极做人。海潮渐对有为改观,二人交往渐密。

  金莲在一商行觅得一份小职位,不安现状,只望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永发发现乔立将工程发给另一间公司,大为震怒,父子争吵一伦。

  有为获悉海潮急需一笔钱交学费,暗中向贵利借钱,假借一珠之名帮助她,连累有为被贵利殴打。海潮知道其行为,大为感动。

第 5 集 乔敏被令回国

  海潮知道有为为了避债,到离岛独居,连忙赶往探望他,二人患难中现真情,隔膜全消。

  乔敏到外国继续升学,要父母一次给完她一年的费用,其後乔立发现乔敏根本没有上飞机,四处找寻乔敏下落,要带她回家。

  原来乔敏在彼邦无心向学,跟随一些女生往色情酒吧充当女伺应,巧遇移民官查到,她出言不逊,得罪官方,以学生不得工作为由,勒令她即时离境。

  永发获悉,大骂乔敏,乔敏不忿,力数永发糗事,父女大吵一轮。淑娟免伤和气,劝乔敏暂到郊外别墅住。

  方正出狱後,仍抱者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游手好闲,对银妹的白眼只是一笑置之。

第 6 集 海潮寻回亲母

  其次,机缘巧合,海潮凭著项链坠再遇笑姑,由她引领下寻回母亲碧玉,初时不能相信眼前丐妇正是自己渴望中的母亲,但始终血农于水,心酸不已。

  原来碧玉在狱中因惦记儿女,终日以泪洗面,令其视觉变得模糊不清,出狱後,因能力有限,酗酒成性,不顾终身世,渐变失明, 路人都当她疯妇。

  海潮经有为劝解,终於面对现实,决与碧玉相认,同时她又知道大哥在庀护工场工作,决心努力工作,好好奉养母兄。

  金莲留意到一部门经理,乘机接近他,迅速搭上,成为他的秘书,为她飞上枝头的第一步。

  永发不想乔敏荒废学业,强行安排她到外国继续学业。乔敏以为他为除去眼中钉,对父亲更表不满。

  永发决意进军地产界,欲与玉麟合作,可惜玉麟不卖帐,永发设法投其所好,果令二人关系密切。

第 7 集 乔历讨好永发

  海潮往庀护工厂看望海峰,发现他因多年前著火时,被硬物伤及脑部,变得痴呆,海潮睹状,大表心酸,决尽量抽时间教导其兄,希望他智力可得发展。

  碧玉得回女儿大为安慰,同时燃起仇恨之火,向海潮细说欧阳家与乔家的恩怨仇恨。海潮劝其母放弃仇恨,以後好好的过幸福快乐的生活。

  玉麟为进行一大收购,欲出售二栋祖业套现,其子少杰借词该物业为其母遗产,拒其父意,故意与玉麟作对。

  原来玉麟与妻性不相近,同床异梦,当他遇上汪晴後,觉彼此志趣相投,二人便发展一段忘年恋,直到麟妻去世後,二人甘心忍著各人冷言冷语,生活在一起。

  玉麟不忍汪晴受委屈,决与她正式结婚,少文,少杰大力反对,借汪晴气死母亲为由,背弃父亲。

  乔历见银行贷款部经理一位悬空,设法讨好永发,欲邓此位,怎料永发对乔历没大信心,加上乔晖对他诸多批评, 令乔历好梦成空。

  乔历失意,到夜总会借酒消愁,与有为发生争执,闹至不欢而散。

第 8 集 金莲勾搭富商

  金莲只顾寻觅阔少,公子,无心工作,常受老板kent责怪,她亦在所不计。

  金莲得一机会代表公司参加一珠宝行开幕酒会,结识了总经理何耀亨,向他大献媚功。耀亨果有所动,迅速与她勾搭上。

  有为见金莲突然变得身光显靓,不可一世,怀疑她被富商收为情妇,著海潮提醒她世途险恶,金莲被虚荣所累,甘做情妇。碧玉经常因醉酒而晕倒,并曾在醉後伤及海潮,海潮於是劝服碧玉戒酒,碧玉为女儿著想,终下决心戒酒。

  少文,少杰以公司名义,向客户收取利益,中饱私囊,被玉麟发觉,削弱二人权势。

  文,杰心生不忿,故意将名下恒达股份卖予他人。玉麟碎最後取回股权,但此事成为上流社会之笑柄。

第 9 集 有为海潮生情

  海潮所读的夜校来了一新老师钱永达,很欣赏海潮勤奋好学,对她尤为照顾。

  得监与表妹有宝青梅竹马,更认定她为终身伴侣,做其护花使者,却不得要领,反常令有宝厌烦。

  碧玉见有为对海潮关怀体贴,欲撮合二人,可惜海潮表明态度不可能与其成为爱侣,有为稳言惆怅。

  有为接海潮放学,见她与永达甚为熟络,以为他在追求海潮,自卑感油然而生。他其後得知海潮与永达并非发生感情,恢复信心。

  有为答应做电影替身,危险万分。海潮大表担心,到现场探班,情急下现真情,二人感情跨越一大步。

  有为受海潮鼓励,一改以往吊儿郎当,为将来打算,性格变得开朗积极。

第 10 集 心湄婚事告吹

  海潮见有为终转正行,大表安慰,放心将感情托付於他。

  心湄自觉年纪渐长,事业发展稳定,早已将心思转移到个人感情方面,终答允Philip的求婚。

  乔立亦为她高兴。乔立无意中发现 Philip与秘书鬼混,知他对心湄并非真心,出言警告他,并暗示心湄提防他。

  乔立见他并未改善,遂向心湄直言。心湄本不相信,但其後终亲眼揭穿Philip,大受刺激,决与他分手。心湄伤心欲绝,以工作麻醉自己。乔立大表同情,尽力劝解。金莲不顾廉耻, 甘被金屋藏娇,海潮等屡劝无效。

第 11 集 有为义助海潮

  碧玉晕倒,被送院检查,发现她双幕失明的真正原因是脑生瘤,须立刻动手术以防止恶化,海潮劝服碧玉。海潮四处筹集手术费,但任差一大截,有为想好友齐集金钱。金莲借与耀亨的关系,向他索款借给海潮,怎料他以为金莲诸多要求,毅然拒绝,令金莲在好友面前丢脸。乔历看准投资外币良机,擅自动用银行资金作买卖,虽为公司带来丰利,却遭永发指责,令他大失所望。

  其後乔历借酒消愁,在街上惹是生非,与方正打架,闹上警局。乔立往保释他,并开解他一番。有为全力助海潮筹手术费,决意去做替身。海潮见他身有伤痕,误会他作奸犯科,其後得知真相,更为感动,二人感情跨进一步。

第 12 集 碧玉恢复视力

  碧玉卧床期间,海潮劳心劳力,终体力不支病倒。有为细心照顾安慰。

  碧玉手术成功,终能恢复视力。海潮开心之际,恰逢她的生日,有为秘密为她安排庆祝,令她兴奋不已。

  Philip遭心湄拒婚,心生不忿,欲以强暴手段得到她,然後逼婚,但是心湄不肯就范。Philip一怒而去,决向她报复。

  心湄满腔怒愤,向乔立诉说,气後经乔立劝解下,才放下心事,并开始对乔立重新产生感情。

  碧玉康复後,挂念海峰心切,以第一时间去探望儿子,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情况还要差,震惊莫名之际,刚巧遇到永发父子,碧玉冲到他们面前辱为,混乱中碧玉被踢倒而受伤,海潮赶至,亦悲愤不已。

  永发对当年与欧阳家的事不放在心上,因此碧玉更本无能力阻碍自己,但乔历有心在父亲面前有所表示,向乔成昌打探来龙去脉,买通碧玉的邻居道友名放火烧死她,觉铲除碧玉可以博得永发欢心。

第 13 集 永发杀人灭口

  海潮见母亲惨死,悲痛伤心不已,精神沮丧,众人纷纷慰劝。

  永发闻碧玉死讯,感事有蹊跷,追问成畅,始知乔历所为,指责他过於冲动,乔历不忿。

  有为觉碧玉死因可疑,暗中追查,後知此事与道友名有关,向他质问,道友名绝口不提。

  道友名感处境危险,宁可向乔历勒索一笔钱後远走高飞,乔历四处筹钱,惊动永发。

  永发怕道友名道出真情,借词约他到郊外把钱交给他,买兄杀他灭口,刚巧有为跟从道友名至。道友名临死说出是乔历主使他杀碧玉。

第 14 集 有为揭永发糗事

  有为将道友名被乔家杀死之事向警方告发,务求将乔历与用法绳之於法,可惜死无对证。永发恐有为多管闲事,派人捣乱其家及殴打方正,以恐吓他。有为气愤不平,闯上永发办公室,当众揭破他的糗事,令永发尴尬非常。

  永发大感受辱,指责乔历惹下祸恨。乔历把心一横,以苦肉计反搞有为蓄意伤人,以图推说他诽谤与恐吓。

  有为为洗脱嫌疑,极力找出不在场证据,可惜证人一一被永发收买,只有海潮才可指证他无罪。

  与此同时,夜总会一小姐欧阳莉被点错相死於非命,临死前向有为透露那班人本想杀海潮灭口。有为知是乔家所为,坚拒让海潮出庭,把她捆住,怕她惹来杀身之祸,而自己在法庭上照认罪。

第 15 集 海潮恨死乔家

  有为罪名成立,入狱两年。海潮伤心,自觉连累有为,内疚不已。

  永发经此事後,决乔历不长进,对他态度更差。乔历不获信任,更愤世嫉俗。

  海潮清醒後细细思考,知自己再在乔家面前强出头已没有用了,因乔家知道自己身份後,必然会对自己不利,但为完成生母遗愿,决定伺机报仇。

  海潮痛定思痛,搜集乔家与其父的过往事件剪报分析,愈觉乔家过分,决定要令乔家身败名裂和家破人亡。另一方面,决意从此断绝与Uncle Rain通信。

  何耀亨对心湄馀恨未消,恶意制造丑闻中伤她与乔立。乔立虽不介意,但心湄却感内疚不安。

  海潮起初对报仇毫无头绪,以为进入翘氏工作,就有机会接触到乔家父子,然而在公司只做低微文员。

第 16 集 海潮讨好玉麟

  海潮恐有为知道其报仇计划,会节外生枝,并可能连累他,决与有为保持距离,用尽办法令他相信自己已变心,但内心痛苦万分。

  金莲过惯优哉悠哉的生活,更满怀信心,希望留住何耀亨的心,嫁入富户。怎料何耀亨贪新忘旧,一脚踢开金莲,使她打回原形。

  金莲信心和面子受到巨大打击,常萌自杀念头,幸得海潮与一珠从旁扶持及开解,终又振作做人。

  心湄因工作关系,得与乔立日夕相处,且乔立为怕心湄失意伤心,对她刻意逢迎,二人关系再度密切。

  玉麟婚後,更看透人生,以玩世不恭,得快乐时且快乐姿态出现,被社会人士误为老风流。

  海潮在偶然机会下,得知乔氏也在讨好玉麟,决借助他的力量报仇,即破釜沈舟应聘入恒达工作,伺机博得玉麟欢心。

  海潮获悉玉麟嗜好看赛车,还勤练电单车,以图在公司电单车锦标赛中博表现,果被玉麟赏识其英勇本色,留下深刻印象。

第 17 集 海潮提出分手

  少杰当时知玉麟与汪晴决定结婚时,大为反感,一怒之下离港。当他重回香港,在一餐厅偶遇玉麟,竟当他如陌生人,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令玉麟大表痛心。

  海潮知玉麟爱欣赏兰花,为投其所好,又努力研究一些培植兰花的资料,故意在兰花展中卖弄心得,果再令玉麟赏识。

  其实玉麟早知道海潮有计划地亲近自己,还误会她只是一些贪幕虚荣,欲在他身上得到成名捷径,欲不理睬她,但毕竟凭海潮聪明及独特的见解,令玉麟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且看她用意何在。

  何耀亨抛弃金莲,还到处宣传侮辱她,金莲大为难受,把心一横,决做舞小姐以求虚荣,终被海潮与一珠劝止。

  海潮为参加玉麟的游河宴会,竟忍痛变卖父母所传的连缀,用以买一名贵泳衣。银妹睹状,认定海潮贪幕虚荣,忘情负义,对她误解更深。

  有为获悉海潮变心,欲加质问,但海潮始终不肯来探望他,遂把新一横,逃狱出来质问海潮,怎料海潮已心狠提出分手,令有为大表绝望, 自首重回监狱。

第 18 集 乔立隐瞒身份

  海潮善解人意,在玉麟的生日会裏,预先为他带来最疼爱的孙儿,令玉麟对海潮更生好感。

  汪晴从海潮身上找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二人和平相处,加上海潮做事认真,认定她为可造之才,决与玉麟收她为义女,因而令夫妇俩的关系更好。

  乔立在一舞会中见到海潮,惊为天人,在孤儿院院长介绍下,赫然正是海潮。他为免助养人身份会使海潮对自己观感有所影响,遂把助养人身份隐瞒。

  另一方面,海潮与乔立共舞一场,虽知他为乔家二公子,可惜当时报仇之念熏心,不察觉乔立之好意。永发年老病发,众纷纷大献殷情,乔立见年纪渐大,多年来未尽儿子责任,开始争取机会关怀他,怎料永发以为立,历奉承欲得到好处,当面侮辱二人,乔立大怒。

第 19 集 心湄白忙一场

  乔立从与海潮相遇後,对她产生好奇及爱慕,但对海潮突然中断来信,以及骤然的改变,与他从信中一向所认识的海潮赫然不同, 令他费解。

  乔立被心湄忠勇到香港发展大有可为,於是决定留港与她合作搞建筑师楼。心湄误会二人可重修旧好,其实乔立只视她为深交好友。

  海潮凭其积极勤奋的态度,不单在私底下成为玉麟与汪晴的知己,在公事上亦是玉麟的得力助手,成为恒达新贵。

  海潮安排金莲入恒达工作。金莲间中听到其他同事讲海潮的诽闻,转告海潮。海潮处之泰然。

  海潮在一次生意场合中,遇上乔历。乔历知其父苦无机会拉拢玉麟,而海潮是玉麟身边红人,故意用计与海潮交往,以便搭线。

  另一方面,海潮亦想利用乔历关系打入乔家,故二人一拍即和,各怀鬼胎。

第 20 集 海潮无意续前缘

  有为出狱後,欲找海潮再续前缘。海潮不想有为再为自己家仇所累,决与他分手。有为误会海潮为贪幕虚荣,对她甚为怨恨。   海潮接受乔历的热烈追求攻势,在所有人眼中都认为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金童玉女。海潮亦开始打入乔家。

  有为爱情失意,事业上更头头碰著黑。一珠虽在有为身边支援照顾他,但有为心裏仍惦记海潮,故对一珠无感觉,只得令一珠黯然神伤。

  永发一直窥伺机会与玉麟合作,刚巧玉麟收购另一公司,而资金不足,於是藉口给面海潮及乔历,而与乔氏合作一地?计划。乔历因此事在父亲面前争光不少。

  有为在酒廊烂醉如泥,与女东主董仲楠发生争执,不欢而散。

  原来楠父以前为黑社会大哥大,但在死前已淡出黑道转做正行生意,楠兄更尽全力令父业合法化,惜父子被仇家所杀,於是仲楠与嫂被迫出来支撑大局,合力经营父兄所留下的生意,黑道上之叔父亦留几分面给仲楠。

火玫瑰分集介绍:【21-30集】    【31-40集



上一篇:黑夜彩虹   下一篇:伙头智多星